栏目导航

news

市场

主页 > 市场 >

IPO观察丨风波中的百果园:加盟模式隐患爆发

发布日期:2022-05-10 17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正处于赴港上市进程中的百果园,最近被爆出食品安全问题,上市之路再添风波。

  5月6日,自媒体“内幕纠察局”发布的一则暗访百果园门店视频,披露百果园旗下门店以次充好、售卖变质水果。

  5月7日凌晨,百果园通过官微发布致歉声明,表示涉事两门店已停业整顿,并将对全国门店进行检查。随后,“百果园道歉”冲上热搜,但事情并未结束。5月8日,上海市消保委点名百果园,表示品牌不能一味追求扩张速度,而疏于对加盟店的管理和监督。

  贵且有品质,曾是百果园得以出圈的品牌定位。百果园建立了以口感为导向的水果品质分级体系,同时向消费者提供以“无小票、无实物、无理由”的三无退货服务。相比街边水果摊,百果园以高质高价的精品路线,吸引消费者买单。

  这也是百果园本次被曝光食品安全问题,迅速引起关注的原因:消费者对百果园的品牌信任,还能持续吗?

  百果园创立于2002年,创始人是现年53岁的余惠勇,第一家门店位于深圳。市场传闻,深圳福华的第一家百果园门店开业当天,营业额就达到1.9万元,开业当月,销售额将近41万元。

  截至2022年4月,百果园线年度百果园的全部收入中,自行管理的加盟门店营收81.25亿元,约占总营收的81.3%,是百果园绝对的营收支柱。

  这意味着,售卖隔夜水果、坏果做果切带来的相关利益,主要由店长也就是加盟商收入囊中。这就让加盟商和百果园的高标准服务有了利益分歧,出现食品安全问题,很难避免。

  这种经营模式上的管理疏漏的短板也非常明显,几乎各赛道都有加盟门店曝出食品安全问题。

  本次赴港IPO,百果园首要解决的是自身极度紧绷的资金链问题。截至2022年2月底,百果园账面现金、短期银行存款共10.73亿元,另有受限银行存款2.55亿元。同期,百果园面临的有息负债达到20.46亿元,其中短债15.25亿元,想要覆盖短债还有较大缺口。

  两年三次筹划IPO,转战A股、H股市场,百果园上市的急迫心情可见一斑。除了自身的资金需求,也离不开资本的裹挟。

  截至IPO前,余惠勇及一致行动持有百果园49.08%股权,为控股股东。百果园员工持股平台合顺利如持股3.12%。天图集团是百果园最大的外部投资者,通过天图兴北等6家子公司共持有11.77%股权。

  深耕鲜果行业20多年的百果园,与很多水果生产基地都有良好合作关系,而且在供应链上游有着原产地端的选品、育品优势,但百果园并未培育出自己的优势品牌。如果向供应链上游过渡,有机会实现生产端和销售端价值链整体提升。可以参考的例子是农夫山泉的跨界产品17度5橙子,一度成为名噪一时的网红水果,获得了可观的产品溢价。

  百果园一直做的是高质高价的精品生意,在价格敏感的下沉市场,如果进行差异化发展,仍是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一方面,这个赛道本身缺少品牌溢价,主要看供应链和渠道。而供应链和渠道的构建,前期投入大、回报少,而且缺少量化数据,很难吸引投资人的目光。即使行业龙头百果园,在受到资本加持后,也将开店数量作为明确的战略目标。

  另一方面,线下水果连锁是一个长链条、高耗损、分布式特点的行业,需要匹配很强的数字化能力,否则可能会开店越多耗损越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百果园的竞争对手也在上市进程中。就在百果园提交上市申请的三天前,地处重庆的洪九果品向港交所更新了IPO招股书。2019年至2021年营收分别为20.78亿元、57.71亿元和102.8亿元,同期净利润1.63亿元、0.03亿元和2.92亿元,调整后为2.28亿元、6.62亿元和10.9亿元。

  与洪九果品主做批发生意不同,鲜丰水果的业务模式和百果园非常相似。官网信息显示,鲜丰水果全国门店超过2000家,在全球拥有300多个合作种植基地,股东名单包括红杉中国、九鼎投资、麦星投资等。

  百果园虽然定位高端,但并不算赚钱。2019年至2021年,百果园的销售毛利率9.8%、9.1%和11.2%,净利率不到3%。这也是为何百果园营收已经超过百亿规模,净利润却迟迟无法突破3亿元的原因所在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门店规模扩张之余,百果园加盟店的单店收入其实是下降的。2019年至2020年,百果园的加盟店分别为4302家、4748家和5234家,同期加盟门店销售收入为77亿元、73.09亿元和81.27亿元。以此计算,百果园加盟店的平均单店年销售收入分别为178.99万元、153.94万元和155.27万元。

  2021年百果园加盟店比2019年增加了932家,但单店平均年收入降低了24.72万元。

  由此可见,百果园的营收增长其实主要靠不断增开新店来驱动,但随着关店增速提升、新开门店增速放缓,百果园将面临增长瓶颈。

  2016年,百果园并购一米鲜,开始进军线上。目前来看,百果园线上渠道仍然处于亏损状态。2019年至2021年,百果园线年,百果园进一步扩品类,提出大生鲜战略,试图在生鲜赛道复制水果领域的成功。不过,百果园这一战略无疑把自己挤入竞争更激烈的赛道,竞争对手也从连锁水果门店和线上水果商,变成了生鲜电商头部玩家盒马、京东到家等。在互联网巨头面前,百果园的供应链优势不复存在。